QQ分组 |QQ图片 |QQ技巧 |QQ昵称 |QQ相册 |QQ空间 |QQ签名 |QQ网名 |QQ表情 |QQ说明 |QQ说说

慈溪评书土匪头子陈金木 慈溪名人故事│吴锦堂的故事(六)严惩“花会”头子

导读:慈溪评书土匪头子陈金木,慈溪名人故事│吴锦堂的故事(六)严惩“花会”头子,土匪头子陈金木,慈溪方言土匪陈金木,推荐访问:土匪头子陈金木 慈溪方言土匪陈金木

慈溪名人故事│吴锦堂的故事(六)严惩“花会”头子

锦堂

18551926)浙江慈溪人。1885年赴日经商,在祈望开设怡生商号,并在上海开设义生洋行,从事中日商品买卖,后又办水泥制造厂,成为明治、大正年间日本关西实业界的十大巨头之一。曾捐款兴修家乡水利,整治水患,使20余万亩农田受益。在慈溪创建锦堂学校。1911年参加同盟会。1926年病逝于日本神户。

——《辞海》1999年版缩印本第882

吴锦堂负资从海外来故里修水利、办学校时,发现慈北故乡蔓延着一种比瘟疫还可怕的赌博活动──花会。

花会以不同名目共设三十四门,据说分别是三十四个人的名字。

赌头筒主,把其中一门名目写在纸上,再用别针把纸别在红绸上,红绸卷起来,用小绳子扎好,高高挂在墙壁上,让赌客们猜。谁猜中,打一配三。(慈溪评书土匪头子陈金木)

这三十四个名字,每个还代表一种动物,如太平代龙,吉品代羊,攀桂代田螺,艮玉代蟹等等。

为了发财,有些愚昧无知、迷信鬼神的人,做了种种蠢举,以求神灵“指点”。

他们有的深更半夜睡在荒冢旁;有的为日常生活中碰到的种种普通平常的事件,请瞎子、巫婆解释;有的猜测筒主的心思;有的摸赌客行情······

每当花会开筒时,举村举乡,男女老幼,如痴如狂,不少人受骗,愈陷愈深,不能自拔。

最后弄得倾家荡产,妻离子散,上吊投河,真是惨不忍睹。花会造成的祸害,罄竹难书。(慈溪评书土匪头子陈金木)

吴锦堂痛心疾首,他大声疾呼,吁请有关当局明令取缔。

那时慈北花会数沈师桥、淹浦最盛。沈师桥有个叫阿宏的,绰号“饭淘箩”,是一个游手好闲,怠惰成性的“砂锅坯”。

还有三个:翁守元、沈瑞竹、沈赖毛,也是一路货色,他们沆瀣一气开设“花会航船”,盘剥百姓,坐地分赃。

吴锦堂再三致函敦促浙江省、绍兴道、慈溪知事等取缔花会,当局也发布命令捉拿四犯,但他们却始终逍遥法外。

于是,吴锦堂在锦堂学校设了一笔款子,公开声明:“凡提获沈阿宏或翁守元的,赏大洋五百元;捉住沈瑞竹或沈赖毛的,赏洋三百元!”

这天下午,一个四十开外、镶有金牙的人,气喘吁吁来到锦堂学校,说:“我等几人已捉到花会头子翁守元,前来领赏。”

锦堂学校中人问:“翁犯何在?”,那人用手一指,只见一旁确有三四个农民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翁守元,当即就照规定付给了五百元大洋,叫他们把该犯押到沈师桥警署队去。

且说警署队长陈云程,昨天晚上叉麻将到天亮,刚刚起床,看见一伙人押着犯人进来,仔细一看,都是酒肉朋友。后面还跟着沈瑞竹、沈赖毛,就睡眼浮肿地问:“你们几位有何贵干?”

“恭喜陈队长,贺喜陈队长,花会头子翁守元捉到,吴锦堂的五百赏洋也到手,小弟们连人带财一起奉上,这不是喜么?”

那个“金牙齿”嘻嘻哈哈地说。

陈云程心里顿时明白,说:“如此,我还得重重奖赏诸位,每人先发五十元大洋,余下的么,今晚开一个庆功宴会。”

“金牙齿”想每人五十元,四个人也不过二百元,办一桌酒也不过三四十洋,你这陈队长也未免太狠了点。

这五百元大洋,一个人居然吞一半,岂有此理!不过他只心里想,嘴上却说:“都好,不过今晚你请翁守元多饮几杯,这柴绳的滋味可不大好受呀!”

原来,这些赌博头子,早已与警察队长勾结一道,今天居然敢表演贼喊捉贼、冒领赏金的大骗局!

得知这件事,远在东瀛的吴锦堂才确信胥吏玩法殃民,怒不可遏,于是他把详情告知浙江省巡按使屈映光,要求他查办陈云程,缉拿四首恶“严审确情,处以极刑”。

屈映光也只得下令慈溪县知事执行。

这一天,吴锦堂收到慈溪县知事夏仁溥的信,信中写道:“警署队长陈云程,弟与之不相识,本难深信,特以迭次著有缉捕成绩,致受贿通匪,非有证据,不能办理······”

收阅之后,吴锦堂感慨系之:夏仁溥身为一县之主,不为黎民百姓伸张正义,反而贪赃枉法,得贿庇匪,如此做官,地方如何治理?

又想,此次我如继续追问下去,与夏知事撕破脸皮,在慈北办事,还如何与他打交道?

再想,若听之任之,这一次花会禁不住,以后越发不可收拾!我拼输了性命,拿出金钱办学校、修水利,是为了什么?

最后决定连同夏知事来信,陈云程、沈阿宏等犯罪情由,详细具文,再寄浙江省,辗转延宕,直到1916年省长吕公望才责令慈溪县令,撤换了陈云程,四花会首恶亦被缉拿归案。

从此师桥、淹浦花会赌风,才渐趋敛迹。

选自《慈溪名人故事》

编辑:maomi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一.慈溪方言跟其他什么地方的方言像,能听懂。如老宁停 顽缺 铁造 是骨头 弹和 后镊子 寿头

宁波话、绍兴话、上海话。

浏览次数:  更新时间:2017-10-18 11:49:13
上一篇:刘胡兰的爱国故事300字 一封家长的信:《请刘胡兰离我的孩子远点》?
下一篇:自行车小故事 睡前暖心单车小故事:那条公路
网友评论《慈溪评书土匪头子陈金木 慈溪名人故事│吴锦堂的故事(六)严惩“花会”头子》
相关文章